信息中心

耶鲁证明“红酒抗癌”?科学研究是怎么传成谣言的

发布时间:2016-12-12  阅读次数:1831
       在微信平台上,曾经有一篇文章宣称《美国正式确认红酒抗癌》,说是耶鲁大学的研究表明“喝红酒可以增加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存活率”。虽然这篇文章后来被丁香园举报,被认定为不实信息,但此前已经得到了“10万+”的阅读量。按照“谣言—辟谣”的传播常规,这“10万+”的读者中,知道这是不实信息的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这里要讲解的是:这样一个传说,是如何出炉的。

       耶鲁大学确实有过一项研究,探讨红酒与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存活率关系。这项研究的结果最早是在在2009年的癌症学会年会上报道。然后,在2010年的《癌症生存期刊》正式发表。虽然那篇微信文章中所说的数字跟论文中稍有一点不同,但没有实质性的差异,可以确定引用的就是那篇论文。

       这项研究是流行病学调查。在科学研究中,流行病学调查往往只是发现现象,提供假说,大多数情况下不能“确认结论”。也就是说,仅仅是基于这是一项流行病学调查,微信文章说“确认XXX”就已经是夸大其词。

       这项调查长期跟踪了575名“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生存状况。结果发现:喝葡萄酒患者5年生存率是75%,而不喝葡萄酒的则是69%。因为这些人除了喝不喝葡萄酒之外,还存在着其他方面的不同,而那些因素也可能导致这个生存率的差异。研究者通过统计工具,排除了年龄、教育状况和抽烟等因素的影响之后,喝酒者的五年生存率还是要比不喝酒的高一些。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只是研究者想到、也收集了数据的因素,并不能涵盖所有的影响因素。

       更重要的是:一项几百人的流行病学调查,75%与69%的差别其实相当小(尽管在统计学上算是有“显著性差异”)。研究者讨论这项研究结果时也提到,喝葡萄酒的人可能伴随着更好的社会经济条件。但是,社会经济条件的数据并没有收集。在论文中,他们试图用社会经济条件所伴随的饮食习惯来解释五年生存率的差异——这是基于“社会经济条件好的人会吃得更健康”和“吃得健康就能增加五年生存率”。不过,这两个假设并不见得成立,而结果是两组人在“健康饮食”方面的差异也并不明显。

       实际上,社会经济条件的差异,更主要体现在医疗保障条件上。显而易见,社会经济条件更好的癌症患者,有意愿、也有能力进行更好的医疗。医疗保障,远比其他因素更能影响癌症患者的寿命。

       简而言之,这只是一项证据力度非常弱的小样本流行病学调查,其结果完全无法说明“喝红酒可以增加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存活率”。

如果真要讨论喝酒对癌症发生率的影响,就应该看看科学界做过的更多研究。2004年,意大利学者汇总了过去三十多年中关于喝酒与肿瘤等14种疾病以及受伤情况的研究论文,涉及到的研究多达156项,总人数超过了11万。

       他们发现,只要喝酒,就会增加癌症的发生风险。风险的增加幅度跟酒精的量相关,不管是白酒、葡萄酒还是啤酒,只要有酒精,都同样增加风险。比如,每天喝50克酒精(大致相当于2两50度的白酒),那么口腔癌和咽癌的风险将增加2.1倍,食道癌、喉癌和原发性高血压的风险都会增加一倍左右,乳腺癌增加55%,肝硬化增加6.1倍,慢性胰腺炎增加78%,出血性中风增加82%,而肝癌的增加也有40%。

       虽然这些也主要是流行病学的调查,也只是发现了“相关性”和假说,而不是“确认”,但是这些研究总体的样本数和风险的增加幅度,都

远远比耶鲁的那项研究要高。也就是说,跟耶鲁的那项研究相比,这些“喝酒会增加癌症风险”的论文证据还要强得多。(编辑:游识猷)

                                                                                                                                                                                         转载自果壳网                                  

地址:上海市淞沪路2205号 邮编:200438

电话:86-21-51630202 Email: shnl@fudan.edu.cn

Copyright © 2016 上海复旦大学先进材料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 WeiCheng